首頁>視察調研工作動態

“由大到強”的中國電影路——全國政協“促進電影產業高質量發展”調研綜述

2020-01-16來源:人民政協報
A- A+

近日,由人民網、中國電影評論學會聯合主辦,燈塔、淘票票提供數據支持的首屆“光影中國”電影榮譽盛典在京舉行,會上發布了《2019年度電影市場報告》。報告顯示,2019年中國國產電影票房占全國總票房64.07%,“三分天下有其二”。這樣的漲勢與業態的良好發展,給中國電影產業注入了強大的發展信心。

2019年9月,全國政協副主席劉奇葆率調研組,赴浙江省、北京市、吉林省就“促進電影產業高質量發展”開展重點提案督辦調研,先后同國家電影局和地方有關部門、影視企業、業內專家學者、從業代表座談交流,走訪電影制作企業、電影院線、影視基地,深入了解我國電影產業發展基本情況,分析了當前電影產業發展面臨的困難,也對需要解決的問題提出了建議。

從“電影大國”邁向“電影強國”

“吃飯、逛街、看電影”是當前人們最普遍的休閑方式,電影也從一門大眾藝術,漸漸成為反映國民生產生活水平、展現國家面貌和文化軟實力的代表形式之一。

全國政協“促進電影產業高質量發展”調研組在浙江省、北京市、吉林省三地,考察了電影院線、影視企業、拍攝基地、專業院校。委員們感受到,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電影產業出現了大發展、大繁榮的局面,產業發展態勢持續攀升、總體向好,正處在由數量增長向更加注重質量提升轉變的重要時期,中國也正處在從電影大國向電影強國邁進的發展黃金期。

從統計數據看,近年來,我國電影市場快速發展。國產優秀影片如《戰狼2》《紅海行動》《流浪地球》《哪吒之魔童降世》《我不是藥神》《我和我的祖國》《中國機長》《攀登者》等一批精品力作,受到觀眾的廣泛認可,較好地實現了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相統一,進一步滿足了人民群眾的觀影需求。2019年全國影院共計1.1萬家,內地觀影人次達到16.66億,銀幕總數6.6萬塊。票房規模位居全球第二,銀幕數量穩居全球第一。委員們認為,目前,我國電影已經有了比較充足的數量,需要從注重數量的增長,轉變為更加注重質量的提高,電影發展正在經歷一個轉型提升期。那么從“電影大國”向“電影強國”轉變的過程中,我們的差距在什么地方?

調研中,委員們看到,如今我國影院覆蓋面不斷擴大。全國縣級城市影院建設實現全覆蓋,影院建設向中小城市下沉,鄉鎮影院加快建設,僅浙江省鄉鎮數字影院即達到160多家,農村電影放映工程深入開展,城鄉觀影條件有新的改善。盡管如此,從觀影次數來看,2018年我國人均觀影僅為1.2次,遠遠低于北美人均觀影3.4次和韓國人均觀影4.3次。

國內電影區城、城鄉發展差異巨大,縣級影院普遍虧損,農村電影放映大多靠行政推動,市場培育仍待加強。“過去我們經常講‘小鎮青年’拉動電影票房,就現在這個拉動的情況來看,發展空間還是很大。”全國政協委員、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張頤武在調研中發現一個有意思的現象,吉林省梅河口市這樣一個有著70萬人口的城市,只有兩家電影院,一年的票房收入才30多萬元,平均每人每年觀影消費才幾毛錢。

“現在看來,我們一二線城市的電影產業發展得比較好了,將來要更加關注三四五線城市的發展。”張頤武說,從觀眾來看,未來中國電影市場的前景會在城鎮居民收入快速增長的基礎上產生,這將是一個很大的增量。

委員們發現,從企業發展水平看,目前我國影視企業現有4萬多家,但市場資源分散,規?;s化水平較低,抗風險能力偏弱,難以形成真正有國際影響力的龍頭企業、旗艦企業。

“我們這次調研去了國有電影企業,也去電影產業園考察了民營電影企業,我發現民營企業的發展更具活力,國營單位和企業,在核心業務上的創造力和市場競爭力都總體不足。”中國電影資料館館長孫向輝說。目前,部分老字號國有電影企業改革不到位,不適應日益變化的市場需求。

大家認為,針對電影產業發展的政策法規需進一步完善,雖然電影產業促進法頒布已有兩年,但仍然缺少配套政策和細化措施,執行標準不健全。同時,加強對企業的針對性扶持,深化國有電影企業改革,特別是加快中影、上影、長影等大型國有電影企業改革,吸引民營企業和社會資本參與改革;繼續支持符合條件的電影企業上市,著力打造產業鏈完整、具有國際影響力的旗艦企業;探索扶持電影產業發展合理有效的稅收計征辦法,對小微電影企業、影視工作室充分考慮經營成本和行業風險,加大稅收優惠力度對縣級(含縣級)以下影院考慮特殊政策,緩解基層影院普遍虧損壓力。

調研組認為,盡管在向電影強國邁進的過程中還存在著諸多困難和問題,但我國電影產業向前發展的基本面沒有變,發展的有利條件沒有變,國家對電影產業的政策支持在加強,人民群眾對電影觀賞的需求在增長,目前的困難是發展中的困難,要在推動發展中解決。

“我們的電影,到底是干什么用的?”全國政協文化文史和學習委員會副主任、中共中央宣傳部原副部長王世明表示,電影作為文化藝術的重要表現形式,不僅在唱響共產黨好、社會主義好、改革開放好、偉大祖國好、各族人民好的時代主旋律,推動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建設,繼承和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方面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還起到了引人向善的作用,同時豐富了人民群眾的精神生活。

委員們建議電影主管部門和相關職能部門采取更為有效的措施,推動行業堅定信心,緊緊抓住轉型提升關鍵機遇期,著力在提高電影藝術創作水平、提升電影對國家文化軟實力的貢獻、擴大電影對經濟社會發展的影響力、增強電影走進世界市場的能力等方面下功夫,推動中國電影產業實現高質量發展。

精耕細作提升影片質量

電影作為文化藝術的重要表現形式,在唱響時代主旋律,推動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建設,繼承和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方面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

調研中委員們發現,浙江是電影產業發展較好的省份之一,即便如此,在每年的100余部電影完成片中,真正進入市場的不到1/4,票房過億的年均僅3~5部。2019年1月至9月,全國共有175部新上映影片票房不足百萬,占上映總數的2/3,其累計票房不到總票房的1/1000。

可見,雖然近年來優秀影片層出不窮,但是從總體上看,電影數量高質量低、“有高原缺高峰”的問題還沒有得到解決。

“什么是主旋律影片?”一路上,委員們都在探討這個問題,對主旋律影片定位的認識也是令電影業界感到困惑的問題。目前約定俗成的“主旋律電影”,客觀上分為重大革命歷史題材和先進英模人物事跡這兩類,全國政協委員、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張頤武建議,要深化對主旋律電影的認識,用影片展示中國人民的偉大創造精神、偉大奮斗精神、偉大團結精神、偉大夢想精神,展示中華民族對真善美的向往和追求,突出價值觀引領,提高藝術創作水平。

全國政協委員、原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副局長童剛表示贊同,他認為,對主旋律電影的理解不能“標簽化”,“像《我不是藥神》這類現實題材的精品力作是要鼓勵的。真正把這類題材的影片做好,對社會的貢獻很大。”

“好的故事就是中國電影的希望。”全國政協文化文史和學習委員會副主任、原文化部副部長丁偉對童剛委員的觀點非常贊同,“我們應該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把滿足人民群眾的精神文化需求作為電影創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把‘出好片子’作為電影產業發展的重中之重。像《哪吒之魔童降世》《烈火英雄》這幾部片子,我覺得都不錯。”好故事就是要求電影要有好的劇本,從目前劇本創作上看,深入生活觸及靈魂、打動人心的作品不多,故事缺少創意,劇本質量仍有待提高。

對于好劇本的渴望,演員出身的全國政協委員、中國電影集團公司藝術創作人員中心導演張光北深有感觸。“1986年,我拍了第一部戲《芙蓉鎮》,然后是《陸軍見習官》,《兩宮皇太后》演恭親王……”張光北回憶道:“那時候的生活水平非常差,經常吃不飽,但也正是在那個時候,我國產生了一大批優秀的影片,整個電影產業是一派蓬勃向上的景象,為什么?是人,是人的積極性。”

我們現在渴求好片子,講究“內容為王”,但是張光北委員發現,在物質生活不斷豐富的今天,劇本比之條件艱苦的過去卻缺乏了生命力。演戲,哪怕是演配角,張光北都要把整個劇本從頭看到尾,但能見到真正精彩的、讓人激動到手不釋卷的劇本屈指可數。“我們不是沒有劇本,相反,劇本太多了。”張光北說,“但好的內容從哪兒來?回顧我國的電影史、世界的電影史會發現,一部優秀的電影作品,與好的文學作品永遠不能脫離。比如現在我們回看《上甘嶺》這些反映英雄兒女事跡的電影還是會感到激動人心,它一定是有好的文學作品基礎。”

委員們建議,要狠抓作品質量,多出精品力作,要在寫好歷史題材、注重革命題材的同時,大力鼓勵和引導現實題材的創作,努力把當代中國發展進步和當代中國人精彩生活表現好展示好,把中國精神、中國價值、中國力量闡釋好,委員們提出要拍攝更多“小人物、正能量、大情懷”的電影,注重通過小事情、小人物表達人民心聲、反映時代風貌。進一步加強創作能力建設,尊重原創首創,深入生活實踐,豐富題材類型。

培養電影行業領軍人才

電影從創作到拍攝、制作、播出,需要由各個工種通力合作來完成,對人才的需求量非常大??v觀整個行業,攝影、美術、錄音、服裝、道具、化妝及電影特效、聲音制作、剪輯調色乃至字幕翻譯、包裝宣發等應用型人才嚴重不足,難以適應電影工業化發展和國際化競爭需要。

據統計,我國設有影視專業的高校有1000多家,但實際上培養質量不夠高,人才培養和實踐脫節。這就要求電影院校提高辦學質量,優化電影學科和教材體系,面向產業發展需要調整人才培養模式。

“過去本科生畢業去當導演,這種人才發展的道路其實很窄了。”全國政協委員、北京電影學院黨委原書記、國家電影智庫秘書長侯光明說。這兩年,伴隨著電影產業的發展,很多大型影視企業也開始辦起了電影教育,比如中影集團,每年辦20多個培訓班;像北京電影學院這樣的專業院校每個院系也都有高端培訓班。

“我們要充分利用現有的教育資源,支持建立企業和高校人才合作培養機制。”侯光明委員舉了好萊塢的例子,迪士尼、華納兄弟、環球、派拉蒙等幾大影視公司幾乎都有電影教育。其中最大的迪士尼集團在1961年投資興建了加州藝術學院,這所擁有美國最頂尖動畫專業的院校,被譽為“迪士尼的種子工廠”,為迪士尼公司輸送了大量動畫方面的人才。“我們要鼓勵有實力的電影企業與高等教育機構密切結合,利用國內外資源自主辦學,走實訓培養的道路。”

此外,我國電影高質量發展還面臨高水平的導演、編劇數量不多,既熟悉技術又具備藝術創新能力的高素質復合型人才、特別是中青年電影領軍人才稀缺,在國際上有影響力的大師級人物很少的問題。

侯光明委員認為,一個重要的解決現實問題的方法,就是高端人才終生教育培養。在實踐中有些嶄露頭角的人才,回到學校進行教育提升,即強調教學科研與實踐相結合。近年來,由國家電影局指導、中國電影導演協會主辦的“CFDG中國青年電影導演扶持計劃暨青蔥計劃”,以及中共中央宣傳部電影局發起的“中國電影新力量”活動選送數批青年編劇、導演、制片人到美國好萊塢進行學習,這些高端培訓的效果都很好,其中很多青年創作者在《流浪地球》等一些優秀影片中都有參與。

“其實,專業院校每年培養那么多人才,說明我們不是缺乏人才數量,而是缺乏好的平臺提供給他們。”全國政協委員、中國電影集團公司藝術創作人員中心導演霍建起作為一名電影創作一線的工作者,對于人才培養有著更深切的見解。“我們現在優秀的導演人才可能來自演員、編劇等各行各業,他們從無名到有名,并不是單純的人才培養,而是遇到了好的機遇。”

霍建起委員希望可以給年輕電影創作者更多機會和耐心。“電影,說白了是導演的藝術,好的作品需要好的導演來把控。”但是遇不到好題材、好機制,或者沒有好機會,導演就不可能拍出好的作品。“即便是大師級的導演,也不是每部電影都是優秀作品,要允許創作者有失誤、失敗的可能性。”霍建起委員建議有關部門為電影創作人員開展創作提供更多便利條件和扶持政策,為電影創作搭建平臺。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文聯副主席郭運德建議,把職業道德的培育和工匠精神的培育作為行業發展的重要工作,文聯、電影家協會可以考慮建立老中青表演藝術家協會,加強新老藝術家“匠心”精神傳承。

推動中國電影“走出去”

目前,我國電影國際合作不斷加強,已與22個國家簽署電影合拍協議,中國電影產業的國際影響力進一步提高,國產電影“走出去”步伐加快。

“這些年我親身感受到中國電影業的發展,中國電影在世界電影圈子里的影響已經非常不一樣了。”因為常年在駐外使領館工作,丁偉感受到電影是一個我國與世界溝通的重要手段、渠道和平臺。

委員們認為,未來中國電影在國際上的發展是對標好萊塢這樣的全球性市場,這是一個明確又宏大的目標,但從現在電影產業發展的情況來看,顯然和這個期許值有著明顯的差距,中國電影“走出去”需要跨越文化的障礙,難度還是不小的。

一些在國內有著良好票房的影片,在國外基本只能面向華人觀眾放映,海外市場認可度不高。童剛委員認為,我國電影在國際上的營銷渠道是欠缺的,面向海外講好中國故事的能力依然不足:“要把這些我們中國人自己能夠看懂的影片,用國際語言來表達。”要適應世界了解中國的需要,推出更多現實題材影片“走出去”,同時發揮中國功夫片的國際影響力,帶動其他類型電影“走出去”。

丁偉委員建議,我國要打造具有品牌效應和影響力的國際電影節,比如上海國際電影節、北京國際電影節、絲綢之路國際電影節等,在國際上都產生了較大影響。要發揮中國電影品牌優勢,注重在故事內容上的國際傳播效果,宣傳中國形象、傳播中國文化,支持國產片參加國外電影節展,擴大國際宣傳。

同時,委員們還表示,應該加強對國外觀影習慣和民族習俗的研究,探索電影國際化實現路徑,做好譯制尤其是注重配音工作,用國際化表達講好中國故事。

版權所有: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 京ICP備08100501號

網站主辦:全國政協辦公廳

技術支持:央視網

哔哩哔哩柬埔寨美女捕鱼 北京pk10技巧高手赚钱 泳坛夺金走势图带连线 摇钱树股票推荐 现在什么理财最赚钱最安全 什么时时彩平台最好 青海快3开奖结果今天77 山西11选五所有走势图 分分彩大数据做号软件 炒股买几只股票最好 山西快乐十分前三基本走势图